联系方式
你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公司新闻

褚时健走后两个月 褚橙帝国“三分天下”

2019-5-8 9:22:57      点击:

褚时健走了,褚氏家族的故事还在继续。

在褚时健去世的两个月后,他曾担任董事长的云南褚氏果业股份有限公司进行了清算。

这家公司成立于2017年11月29日,注册资本为1500万人民币,经营范围有:果树种植管理;水果批发、零售;苗木培育销售;有机肥加工生产与销售;果树种植技术咨询及推广;农业综合服务。这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是CHU YIBIN,即为褚时健的独子褚一斌,褚一斌为新加坡籍。褚时健为董事长,董事还有褚楚(褚时健孙女)、罗展宏、凌育友。

云南褚氏果业股份有限公司的主要人员图,褚时健为董事长

天眼查显示,褚氏果业的清算组备案。负责人是儿子褚一斌,成员还有凌育友、孙女褚楚,变更日期是3月21日,距离褚时健去世只有半个月。

褚氏家族正在分家产? 

继承人褚一斌出来辟谣。他说:“其实是个误会,公司注销那个问题。因为我们注册了两个公司,一个是褚氏果业股份有限公司,一个是褚氏农业有限公司,不能两个同时并存,我们用的是褚氏农业有限公司,所以把另外一个注销了。” 他进一步解释到,本来褚氏果业股份有限公司就是空的,注册之后就没用过,注销是在一年半之前就进行了,只是注销成功在近期披露。

云南褚氏果业股份有限公司由褚一斌为法人代表的公司控股

当问及褚时健留下的股权资产的处理问题时,褚一斌说道:“还有长辈,就是母亲在,听母亲的,不存在公司股权的处理问题,这在父亲离开之前他已经处理好了。

开枝散叶,各立山头

褚一斌所说的“已经处理好了”,是什么意思?

云南玉溪褚橙庄园,褚时健在90岁生日宴会上公布褚氏家族的继承人为儿子褚一斌。尘埃落定,长时间的继承人之争渐渐平息。

然而,褚氏家族实际的商业版图却复杂得多。

公开数据显示,褚家旗下的公司主要由这几个人在掌控:褚时健的妻子马静芬、儿子褚一斌及其女儿褚楚、外孙女任书逸及其丈夫李亚鑫。他们都有各自的公司,和单独的基地。

褚时健的部分家族关系图

今年褚氏家族的第二个大果品褚柑就产自其中的三块地:马静芬的励志果业基地、孙女褚楚的沅江沃土基地、和外孙女任书逸的传承基地。 这三块基地的财务独立核算、种植和管理也独立进行,甚至连褚柑对外的包装和价格也不同。

从股权结构来看,褚氏家族也各立山头。

褚一斌持有数十家公司的股份,同时是新平褚氏农业有限公司、云南褚氏农业有限公司等9家存续状态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褚一斌的女儿褚楚则是好愿农业科技(北京)有限公司、鲜造供应链管理(北京)有限公司等3家公司的法人代表。

这些名目繁多的公司里,褚氏的母公司新平金泰果品有限公司的分量很重。现在,母公司的股权结构很简单,马静芬占55%,褚一斌控制的新加坡私营有限公司WHIZTOYS45%,没有外孙女任书逸的份额。

该公司的股东为马静芬和褚一斌名下的新加坡公司

另一家公司是褚一斌版图里关键一环,名为云南恒冠泰达农业发展有限公司。这家公司对外投资了10个公司,有9个的法人代表是褚一斌,除了包括云南褚氏农业、云南褚氏果业、云南恒冠泰达之外,还有一家注册资本上亿人民币的、有国家发展基金出资背景的龙陵恒冠泰达农业发展有限公司。 而云南恒冠泰达的主要受益方是FRUITS PLANTATION HOLDINGS PTE.LTD,一家新加坡的公司。

马静芬的版图里也有数十家公司。除了作为新平金泰的最大股东之外,她还有另外11家公司的股份。她的版图中有自己直接担任法人并实际控股的公司,也有和儿孙们的合作,例如参股马佳的云南褚马昱辉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儿子褚一斌的云南褚氏农业有限公司、外孙女任书逸的云南褚橙果品有限公司。

云南恒冠泰达农业发展有限公司的股权结构图

今年4月27号,“褚橙果汁”的新闻发布会上,马静芬表示会努力锻炼身体,继续专注于家族事业,她说我们家族里面有分工,各自相对独立,比如我只做褚橙庄园的品牌和褚柑产品,至于褚橙或者果汁我都不懂

马静芬的股权穿透图

真正做果汁的是她的外孙女和外孙女婿。实建褚橙NFC果汁的名字不仅在褚橙前面有意加“实建“以做区别,并且在当日发布会的主屏上显示它只有一个主办方:云南实建果汁有限公司。这家公司的股份褚时健的外孙女任书逸占50%,她的丈夫李亚鑫占50%,马静芬老人所言属实,她的确只是去站台的。

公开数据显示,任书逸担任8家公司的股东,为云南实建果业有限公司、云南传承果品有限公司等4家公司的法人代表,而她的丈夫李亚鑫为云南实建果汁有限公司、云南实建果业有限公司等3家公司的法人代表。

而股权架构中清晰的显示,任书逸担任股东的8家公司里,没有一家有她的舅舅褚一斌的股权。其中,有3家公司都是任书逸夫妇各占50%的股权,分别是玉溪实建果业有限公司、云南实建果业有限公司、云南传承果品有限公司。

任书逸的股权穿透图

褚时健的妻子马静芬、儿子褚一斌与孙女褚楚、外孙女任书逸和李亚鑫夫妇,这三股力量构成了褚橙的基本格局。

家早已分好了。

褚时健的犹豫与决定

关于这个家怎么分,一贯雷厉风行的褚时健也犹豫过。

2010年凤凰网杨锦麟去拜访褚时健的时候,曾经问他打算何时退休时,褚时健回答:“我估计身体暂时不会有问题,三五年、七八年大问题不会有,经过这几年,他们(外孙女和外孙女婿)也成熟了。”

七八年已经过去了,褚时健却改了主意,其中考量也和妻子马静芬的意志有关。2018年十月,马静芬在接受《财约你》采访的时候唠起了家常,透露了其中的缘由。

镜头里的她一头银发,穿着一身黑底红色刺绣花纹的背心,坐在自家宅子里和主持人说,她对外孙女的事业有担心,但是现在不好提,因为这个传承的时候,我得罪了他们。

当问及在选择外孙女和儿子之间,是否有过纠结。她说:“王石来的时候问他(褚时健),你将来的产业怎么办?他说,交给外孙女。我跟他吵的一次架,吵的时候我还问他…… ”

主持人马腾笑着打断她,问到:“您不愿意吗?” ,她直言担心儿子以后怎么过。马腾亲昵地摸摸老人的肩膀,说道:“您还是维护儿子是吧?”

马静芬说:中国的国情就是这样的,人家就会问为什么不交给儿子,要交给外孙女?交给孙女还差不多。

为什么褚时健曾经想传给外孙女? 马静芬说:“他的理由是这样的,但不是正当理由,他说她妈妈不在了(褚老的女儿褚映群),她在这个家里是最可怜的。”

褚时健的考虑却有缘由。

二十多年前,褚映群也卷入了父亲的云南烟草谋私案漩涡之中,后在河南监狱自杀。她的女儿任书逸寄养在他人家中,甚至还改了姓。后来她远赴加拿大,在褚时健最艰难的2008年,放弃了绿卡和工作,和爱人李亚鑫回到了老人身边。

他们为褚氏家族建功立业,跟随褚老扎在哀牢山上,一手建立了褚橙的营销体系。

而长子褚一斌却曾经想要自由。他大学毕业的时候,正值红塔集团的鼎盛时期,他不想要父亲为他安排好的人生。甚至为了离家而立马找人结婚,他后来把这段关系定义为“为了赎得自由而进行的婚姻”。

他去日本,又漂到了香港、新加坡,最后定居新加坡。他说:“成功的人自我都很强,大树下面为什么不长草? 就这个道理。我是一根小草,但我就想办法尝试着能不能长出去。”

2012年底,褚时健给在新加坡做金融投资的儿子打了一个电话,让他回家种橙子。

父亲说: “我年纪大了,也跑不动了,你看怎么办?”

他还是选择回来。

在接受梨视频的采访时,镜头里的他已经过了知天命的年纪。提到继承问题他回到:“所谓的传承问题,并不是老爷子说,好,你过来,我交个什么东西给你,不是那么物理化的东西。我觉得老父亲给我的东西,它是一个无形的东西,是一个精神上的东西。”

在褚时健的追悼会上,他这样总结他和父亲的关系:“过去几十年他用严厉的眼睛一直在盯着我,一直以来,基本上没有什么褒奖,在我成长过程中,父亲是用一种很沉重的教育方式,如果没有我后面这双眼睛,我可能没有今天,我可能变成另外一个人,变成一个很不负责任,很没有担当的一个人。”

他说:“父亲的爱,是一种很强悍、可靠、坚实的爱。”

褚一斌成为了正统的继承人,可褚家的事业并不止他一个人在继承。褚一斌和马静芬主导的新平金泰和外孙女任书逸主导的云南实建果业均拥有“褚橙”的商标,大家都有各自的产业、公司和基地,这也是在褚时健去世前就明确下来的。

马静芬治下的褚氏家族各有分工,又相对独立。她说:“请大家放心,我们家族的每一个人都会修炼好自己,为传承褚老的企业家精神而努力。”

曾经渴求自由的儿子最终还是回到了年迈的老人身边,接过了权杖。褚橙的故事,翻新篇了。

(图片来自天眼查)